鹹魚想翻身 貴人來相助 起源

「叩叩叩!阿漢…阿漢起來了。」

急促的敲門聲劃破夜空,三合院的大埕站著兩個人,西裝筆挺在這個鄉下地方顯得有點格格不入。

「老大,這個阿漢可以嗎?約好的時間還在呼呼大睡。」

「難道你有更好的辦法?這次的大生意對方就是指定要這個年輕人跟他談,也不知道這個新來的哪裡特別,不過能談成功是最好,最近業績越來越差,公司也都快要撐不住了。」

「要出發了嗎?要簽約的資料準備了嗎?」

「都好了,就差你了。」

三人坐了一個小時的車,來到了繁榮的街上,拐彎進了一間居酒屋,裡面坐著一個慈眉善目的老人,手持拐杖笑咪咪地請阿漢坐下。

「資料都有準備好嗎?這幾棟大建案,你們公司可以承包嗎?對你們來說會不會太棘手,看你們公司規模不大,第一次接洽這麼大的案子,確定可以嗎?」

「梁董,你也知道,最近公司也沒多少建案,您願意給我們機會我們當然盡心盡力,第一次接這麼大的建案難免會有問題,但一定會努力的做到盡善盡美,如果可以,梁董這邊資金可以配合一下,我想工作一定會更順利….。」

「老大,平常看這個阿漢安安靜靜的,怎麼面對大老闆講話談吐如此順暢,第一次接這七、八千萬的生意,眼睛都不會眨一下。」

「我也不知道,不過看這樣子簽約是沒問題了,我們先去發落工地的事情,把師傅都叫回來工作,大家準備上工了。」

「阿漢啊!這間建設公司有你這樣的業務實在是大材小用,有沒有計畫到梁董這邊工作,一定高薪聘你。」

「謝謝梁董的提拔,公司雖然規模不大,不過可以學到的事情很多,也是因為在這邊工作才可遇到梁董您,未來如果還有機會,也希望可以多多和梁董合作。」

「好吧!那也祝你未來工作可以順利,梁董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看你為人老實又有上進心,我很看好你,未來有機會可以再次跟你合作那也是我的榮幸。」

剛進建設公司的阿漢,短短一個月,成交了八千萬的建案,並且開始運作動工,讓公司上上下下無一不讚賞,就連老闆都親自勉勵了阿漢。

阿漢工作上班很認真,面對客戶總是用心真誠,阿漢知道,自己當業務就是要拚,趁著年輕多賺點錢,其實阿漢很有野心,當初想要創業,卻因為沒資金才投入了建設公司,想要存點資金未來創業可以使用。

「阿漢,上次梁董的建案怎麼樣,有沒有去工地看一下進度。」

「經理,工地那邊的進度都正常,原料方面也都沒問題,再過幾個月,梁董會派人過來視察。」

「阿漢,你實在做得不錯,公司有你這樣的員工真的是上輩子燒好香,不過近幾年公司的營收其實不太好,董事年紀大,年輕一代沒有人願意接班事業,經理有耳聞有意讓有心且業績好的員工們投資入股,但也不是人人可以,要經過主管的推薦才行,經理覺得你很有想法,未來應該也想有一番事業,打算讓你投資入股,你覺得如何?」

「經理,謝謝你這麼提拔我,我一定會繼續努力的為公司付出。」

阿漢在投資公司後也順利的以第一名業績升遷為業務部經理,原本的經理則成了董事的一員,雖然成為了公司股東,也將大部分的存款投入公司,不過阿漢還是想要自己出去開店創業。

阿漢也順順利利的在公司待了五年,阿漢也存夠了創業基金,和穩定交往的女朋友小琴打算開一家咖啡廳,原本就在咖啡廳上班的小琴,雖然薪水不高,不過也努力地和阿漢一起存著創業基金,好不容易存夠了,小琴打算辭去工作,將咖啡廳規劃好,並且著手考了咖啡師執照以便未來開店可以使用。

「董事,這個月我就要請辭了,您要好好保重身體,這幾年謝謝您的栽培及拉拔,把我從小小的職員提攜到業務經理,當初多虧你的幫忙,現在我要離開了,也希望公司可以營運的順利。」

「阿漢,你真的不再多想想嗎?你在公司也做得很好,業務部自從有你的帶領,業績也月月長紅,雖然董事們都同意你離開,不過身為當初拉拔你的主管,我還是替公司感到不捨,你是一個人才,沒能把你留下真的很可惜。」

「董事,你也知道開店創業一直是我的夢想,在這邊的待遇也不比創業差,只是我年紀也不小了,未來也要成家立業,養妻育兒,今年開店穩定後我和小琴也打算結婚,到時候免不了你的紅色炸彈,到時候你就不是我的主管,而是我的好兄弟了。」

「好啦!阿漢,祝你開店順利,也預祝你們新婚快樂,我知道你這個年輕人有野心,很棒,雖然你離職了,不過董事會你還是要來開,畢竟這幾年你投入公司也占了不少,有些決策公司還是想聽聽你的意見。知道你要離職,我也準備了一點心意給你,之後你不是我的下屬,也算是我的好兄弟,這個禮物送給你,也希望以後你戴上它會想起你有一個好兄弟。」

「謝謝你了,阿儒。」

阿漢也成功和小琴開了咖啡廳,順利的開幕營業,生意一直都很不錯,知道年輕人喜歡拍照打卡,咖啡廳前也設置藝術牆,許多網美、網帥都前來朝聖,開業不到半年就有多家媒體採訪,每天開門就門庭若市,忙得不可開交。

「喂!阿漢嗎?家裡出了點事情,最近有空回來一趟嗎?媽媽有些事情也想跟你說一下。」

「好的,這個周末我會回去,我也有事情和爸媽討論討論。」

就這樣阿漢周末回到了家,原來阿漢的老家是在鄉下的一間三合院,阿漢很喜歡老房子的感覺,所以外出工作租的房子也是三合院,雖然住的地方離工作地很遠,不過阿漢也無所謂。進了家門看到媽媽一個人愁眉苦臉。

「媽,我回來了,爸爸呢?家裡發生什麼事情了,你臉色怎麼這麼差。」

「阿漢,你終於回來了,你不在的這些日子,家裡發生了大事情,你弟弟在外面闖禍,你爸爸都被氣倒了,加上一天到晚都有人來討債找你那不成材的弟弟,我們兩老都快被搞瘋了,這幾年,你每個月寄回來的錢,一部分被弟弟拿走了,剩下的錢,討債的人來都給他們了,爸爸現在在醫院,醫藥費無法負擔,還好前幾年你有幫我們兩老保險,加減還是可以撐過去,不過現在真的也沒辦法了,媽媽才會打電話請你回來,真的很抱歉,在你事業衝刺的時候給你添麻煩。」

「老媽妳說這個是什麼話,弟弟的事情就不管了,現在也找不到他的人,爸爸在哪裡,我這段時間也有思考過了,你們收拾一下行李,到我那住吧!這麼久一段時間,你們也從來到城市來看看,和我住在一起我也安心,方便照顧你們。我們先去醫院看看爸爸,醫藥費的事情我會處理好,你不用擔心,好好把身體養好比較重要。」

「阿漢,一直以來你都是最乖的孩子,年紀輕輕就擔起了這個家的責任,不像弟弟成天只知道玩,都已經成年了還不會想,只能怪我們沒教好他。」

「爸媽,對我來說你們身體健康最重要,其他的事情我也不想管,當年我帶著弟弟去我曾經工作的地方上班,他做不到三天就辭職不做了,從此在家無所事事,這傢伙已經沒救了,我也懶得幫他收拾爛攤子,他也不知道我住在哪裡,我們就這樣搬走吧!省得麻煩了,現在你們過的好比較重要,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吧!」

阿漢的弟弟阿奇,從小貪玩,做事情總是三分鐘熱度,加上沒有責任感、喜歡推卸責任,慢慢地和一群壞朋友打成一片,也走向了偏路,16歲就時常造訪警察局、派出所,警察們都知道這個麻煩製造者,父母為了這孩子三番兩次地到警察領人,原本從事工地工作的爸爸,因為年紀大了,腳也不好使,又要照顧這不懂事的弟弟,經濟壓力大,身為長子的阿漢,也扛起家計,到處打工賺錢,養活一家人。

「爸,你沒事吧!已經幫你辦轉院了,今天就會到台中去,你要好好養身體,南部的事情等你身體好了再回來處理。」

「阿漢你終於回來了,你弟弟這個不孝子,咳咳咳….」

「好,爸爸別說了ˊ,他的事情媽有跟我大概說過了,眼下還是先照顧你要緊,他的事情我會找個時間處理,你就別操心了。」

就這樣一行人搬家到了台中的鄉下,再離開前,父親來到床前,拿出一個紙盒子,裡面放著自己多年來的回憶與紀念,拿出了一個綠盒子,盒子保存得很好,像新的一般,在盒子旁有塊擦拭布,一看就是爸爸很寶貴的物品,含著眼淚,將盒子放在了床頭的小豬撲滿旁,撲滿裡面早已空無一物,小時候想要偷買零食糖果,弟弟總是偷偷地打開撲滿,拿出裡面的零錢,雖然阿漢阻止了好幾次,不過阿琪還是不聽勸。

「爸爸,你留著這個盒子要幹嘛,我們都要搬家了,東西應該帶走才是,這麼多年來,從來不知道盒子裡面裝了什麼,只知道爸爸總是把它當作寶貝,每天擦拭得一塵不染,今天要離開了,卻把它留下,真是奇怪。」

「阿漢,這個裡面裝的也不是什麼寶貝,而是一份希望,也是一個機會,一個讓浪子回頭的機會,讓鹹魚可以翻身的機會,不過『師父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』能不能把握這唯一一次的機會,是好是壞掌握在自己的手中。」

「你們兄弟二人,不管如何都是我們父母的血肉,這棟房子也是你們成長的回憶,突然要離開了還是有點不捨,雖然弟弟作壞,但說到底還是我們的兒子,我們決定再給他一個機會,如果它執迷不悟,那也是自己選擇的人生。」

話說到這邊,阿漢似乎也明白了什麼,也不再多說,雖然對弟弟的種種行為不諒解,不過也知道父母愛子心切,畢竟也是自己的心頭肉。

發動的引擎聲,伴隨著漸漸遠離的三合院,父母強忍著淚水,不捨地離開,慶幸的是不動產的產權還是自己的,心中默默祈禱幾年後回來希望家…依然還在。

車開了很久,大約有三個小時,父母都在車上睡了,汽車緩緩地停下,熄火的聲音讓父母醒來。

「阿漢,怎麼又開回來了,有什麼東西忘記拿嗎?」

「媽,這裡是我家,這幾年因為離家,每逢佳節無法回去,我總是覺得很想念家中的一切,所以在台中的郊外找到了這間三合院,因為太像老家了,房東人很好,因為搬去市區,我就跟他們租下來了,你們的房間我也早早就準備好了,隨時都可以讓你們搬進來住。」

「叔叔、阿姨你們好,我是阿漢的女朋友小琴,今天一早阿漢有跟我說你們要搬過來,房間都準備好了,叔叔最近身體不好,明天一早阿漢已經約好醫院了,可以直接到醫院去檢查一下,那你們早點休息。」

「阿漢,你這個女朋友交往了這麼久,卻從來沒有帶回家給我們看過,今天終於見到面了,想不到這麼體貼、懂事,擬外出這麼多年,還是一樣在當業務嗎?生活過得如何?」

「爸媽,我前幾個月就把業務工作辭掉了,現在和小琴開了間咖啡廳,生意很不錯,在勤美綠園道漢美術館附近,逛街和逛美術館的人也很多,你們有空也可以去那附近走走,隨時可以到店裡來休息。」

四人一同用餐,聊天敘事,度過了一個溫暖的夜晚,大家心裡都明白,這樣像一家人的感覺真的很好,小琴小時候父母就因為工作意外過世了,從小讓爺爺奶奶照顧長大,國中畢業後就自己打工賺錢,貼補家用,爺爺奶奶在前幾年也安詳過世了,一直都很獨立,是一個很好的女孩。

日子過得很快,半年過去了,爸媽也慢慢習慣了生活步調,雖然偶爾會提起老家的事情,兩老一直想回去看看,但又怕被債主找上門。

阿奇,鬼鬼祟祟的回到了家,家徒四壁的家裡,看不出有任何的怪異,有價值的東西全被阿奇變賣了,剩下還算堪用的家具。

「老媽… 老媽…?」

細聲叫了幾次後無人回應,阿奇摸進了屋內,習慣的翻了翻桌下的佛經,媽媽總是會在裡面藏錢,一無所獲後來到廚房的烘碗機下,一樣沒有找到,走進了自己的房間看了看筆筒。

「還是老媽最好,以前就會偷偷塞錢給我,就跟他說過放在烘碗機下,還給我放在這邊,鬼才找的到,也還好我夠鬼靈精,被我找到了,不過這次也太少了吧!只有一百塊,買包菸都不夠,到底是在衝殺,再去找找。」

整棟屋子都快翻遍了,還是沒有收穫,最後站在了爸媽房間,阿奇猶豫了一下。

「奇怪,怎麼一整天都沒看到人,到底跑哪裡去了,該不會在睡覺吧?算了,管他的。」

嘎嘎的開門聲,飄下了細細的灰塵,舊舊的大衣櫥裡散發著明星花露水的香,滿地的灰塵卻沒有任何腳印,床上的被子枕頭整齊地擺放,就像許久沒人使用過,阿奇覺得奇怪,卻也沒有多想,看到了舊時的撲滿旁多了個盒子,在外面跑跳的阿奇,何曾不知道這個綠盒子的來頭。

「這個不是ROLEX的盒子嗎?這麼多年了,老爸終於願意拿出來了,以前總是神神秘秘的把東西藏了死死,這麼多年還真沒見過幾次,今天怎麼反常地放在外面,奇怪。」

打開發現裡面有一顆ROLEX的錶,還有保單,阿奇笑的樂開懷,底部發現了一封信。

「阿奇,這幾年來你也該玩夠了,原本爸媽的餘生靠著我們自己賺來的錢還可以輕鬆度日,都讓你拿去做你所謂的大生意,一次次地拿錢,就像肉包子打狗一樣,有去無回,其實我們都知道你是拿去鬼混玩樂去了,看看自己,幾歲了還混不出什麼名堂來,好好反省一下吧!這封信你看到的時候,我跟媽媽都已經離開了,知道你一定會回來,這是爸爸我給你最後的機會,也希望你可以好好的珍惜,好好為你自己的人生負責,好好想想自己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,我們養你長大,任務也已經結束了,沒理由繼續養你到老,你自己好好思考,去做你該做的事。」

面對爸媽的不告而別,阿奇似乎有點不可置信,問了鄰居也說沒看到,阿奇很難過,獨自坐在客廳,桌上放了爸爸的ROLEX還有那封離別信。

阿奇不愛讀書,從小貪玩的個性讓他課業總是吊車尾,每次街坊鄰居、親戚朋友都拿他和哥哥比較,樣樣不如哥哥的他在國中畢業後就離家去了,剛開始回來也挺正常,就是不太愛說話,大家都說他個性改變了許多,成熟穩重了,每次問起阿奇在做什麼工作,阿奇總是避而不談,倒也沒有向父母伸手要過一毛錢,但也從來沒有轉過任何一筆錢給家裡。就在前兩年,阿奇回家的頻率越來越高,個性屌兒啷噹,總是像爸媽討錢花,完全變了個人似的,就連哥哥都看不過,每次看到阿奇都要他離開,雖然這樣,但卻從沒想過爸媽會拋棄他遠走。

過了幾天,阿奇想好了該怎麼做,帶著手錶詢問借款,上網查詢找到了玖泰當舖收購手錶,雖然離家

台中收購手錶

遠了點,不過阿奇只需要周轉幾天,等到用完了即可贖回,因為是短期借款,利率超低,阿奇不想失去家人,所以只好出此下策。原來當年阿奇國中畢業後半工半讀的考上了警察,慢慢的變的沉穩,後來經過一番的努力後考上了刑警,就在兩年前,阿奇接到任務,因為是個大集團,阿奇做為線人安插進了集團,年紀輕輕的阿奇,很快的在裡面和大家打成一片,為了一網打盡這些黑道,阿奇在組織裡面待了兩年,組織做事情十分縝密,每個年輕人要回家,都還會有人暗暗的跟著,深怕有人洩密,知道回家總是有人跟,阿奇在家裡總是裝瘋賣傻的,爸媽也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了,為了更加融入組織,阿奇也被其他大哥帶去賭場小賭怡情,所以才會被債主追債,知道爸媽身邊不能有錢,一定會被債主拿走,每次回來都伸手要錢,其實就是不要讓債主拿父母的錢,這次的任務不只影響了阿奇,也影響了阿奇的家人,阿奇也打算在接完這次任務後遞出辭呈,原本看似一切順利,卻因為父母的離去讓阿奇有了行動。

「黑角老大,這個是賭博欠的30萬,連本帶利處理好了。」

阿奇,在組織裡的兩年也混出點東西,想要抓住黑幫老大並不難,難的是只要上頭被抓,底下的年輕人鳥獸散逃,根本無法一網打盡,阿奇也想了個妙招。

「奇哥,聽說你晚上要在老地方請吃飯,最近做到大訂單喔!」

「小聲一點,讓其他老大聽到大家還不眼眶紅,到時候搞的氣氛都不對了。」

「你是老大旗下的紅人奇哥餒,誰敢動你,誰不知道在這個社會上沒有你出面喬不攏的事情。」

「不要廢話一堆啦!誰不知道你在這邊狗腿蹭酒喝蹭飯吃,趕快進去,等等其他人都來了要好好招待。」

阿奇邀請了各路老大、小弟,一起來參加這次的宴會,大家各忙各的,到處招呼敬酒,卻沒發現在遠處的一隊人正虎視耽耽地盯著,就像準備出閘的猛虎。

距離聚會開始已經兩個小時,有的大佬才慢慢出現,畢竟害怕是鴻門宴,眼看大家都平安無事,這才姍姍來遲的近餐廳捧場。

「阿奇,拍謝,最近太忙了,現在才來。」

「阿隆老大,你願意來捧小弟的場,小弟已經很感謝了,不用這麼客氣。」

「小奇,路上塞車,我有叫小弟先過來打招呼了,應該還來得及吧!」

「發哥,沒事,菜還很多,慢慢吃,慢慢聊。」

就這樣各路大哥紛紛出現,餐廳坐得滿滿是人,在遠處的人馬也在等待阿奇的暗號伺機而動 。

「隊長,阿奇這兩年混得可真好,連南部的發哥都來捧他的場,這次掃黑任務成功,阿奇升遷一定也是順順利利,真是佩服他的勇氣,當初敢接下這份差事的人也真是不多。」

「阿奇是個人才,只是大家沒有發現他的才能罷了,只是這是他的最後一個任務,因為這個任務他犧牲了太多,就算有豐厚的獎金、勳章,也沒有比和家人和樂相處得來的好。」

宴會中

「感謝來自南北二路的各位大哥大姊賞臉,小弟阿奇先跟大家說聲謝謝,今天是我們組織成立第五年,在座各位的組織成立的比我們長久,大家一起在這邊相聚,聊聊生意,互相交流,讓大家的組織可以走得更長遠,也希望各位前輩不吝嗇的提攜一下後輩,大家盡情的吃喝,好好的享受。」

 過不了多久,一大票的警察突然破門而入,餐廳坐落在山腳下,出入口只有一個,早就被刑警封住了,眼看出不去,大伙只好一個個被帶走,這次的任務結束了,阿奇拿了獎金及徽章卸下了身分,回到玖泰當舖領回父親的錶,回到老家,看到了一家人都在家中,阿奇紅了眼眶,原來是這次阿奇連絡的隊長找到了住在台中的家人,將事情一五一十說明給親人知道,為了讓阿奇重新回到家庭,讓他們一家人團聚。

「爸爸,要不是你的一封信點醒了我,我說不定還在水深火熱中,也無法從小隊裡調動資金,你的手錶也讓我徹底的鹹魚翻身,這幾年來真的太令我痛苦,任務的機密無法洩漏,造成你們諸多困擾,我實在深感抱歉。」

「兒子,早知道你考上警察,當上刑警,我們也就全然的配合你了,效忠國家讓我們很驕傲。」

「當初隊長看上我,以為我沒有家人,辦事比較沒有牽掛,當年我逃家也是我的不對,在隊上,除了隊長以外,我總是神神秘秘的,就連隊長也是在我連絡後才知道我有家人,我並不是因為有你們兒丟臉,而是怕你們陷入危險,想不到最後還是被發現,實在很抱歉。」

「老弟,沒事的,總之一切都已經過去了,事情也圓滿落幕了,我們也一家團圓,未來有什麼事情可別在神神秘秘的,家人永遠是你的靠山。」

阿奇一家人團聚,畫面溫馨,相聚在一張飯桌上,開心的聊天用餐。

下集預告

「他媽的,阿奇那傢伙竟然背叛我們,我才想說為什麼他打架這麼屌,原來是警察出身。」

「他剛來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傢伙是一般的阿弟仔,雖然相處起來也沒有什麼特別,跟大家也都打成一片,久而久之也就被他古意的外表給騙了。」

「對啊!不過這次的各路老大都被抓了,這幾年的作奸犯科都讓阿奇抓到把柄,一個個無期徒刑,現在外面群龍無首,我們這幾個輕罪的,關幾年就可以出去幹大事了,想到就….哈哈哈!」

「還是先好好在裡面平安度過,不要想東想西,這邊眼線很多,各路的小弟也是眼明手快,乖一點,待到出去再說吧!」